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免費繁體小說 > 玄幻 > 瘋了吧,你管這叫檢察官 > 第208章 臥底要員安興銖 囯情院插手 (大章,求訂閱和打賞)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85b2fae99e48f8a5c07f5505c63e00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謝謝,困龍入海111大大1600起點幣打賞。)

下午13:15分。

釜山地方檢察廳。

臨時辦公室。

噹噹噹......

“進來!”

鄭明宇聞聲推門而入,鞠躬行禮。

“李檢察官,我回來了!”

李在華抬頭看向來人,笑著道:“鄭組長,一切順利嗎?”

“李檢察官,一路安全抵達金海國際機場,我親眼看著飛機起飛後,才返回釜山!”

“很好。”

李在華站起身來,衝了兩杯咖啡,一杯遞給鄭明宇,一杯自己喝。

鄭明宇急忙起身,受寵若驚的接住咖啡道:“謝謝,李檢察官。”

李在華擺了擺手。

“鄭組長不要拘束,坐下喝。”

鄭明宇點點頭,剛剛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這時,李在華忽然問道:“對了鄭組長,薑次長那邊有訊息了嗎?安興銖到底是不是釜山警方的臥底!”

聽到詢問,鄭明宇一口將滾燙的咖啡嚥進肚子裡。

他強忍火燒般的疼痛,艱難的說道:“李......李檢察官,我開車回來途中接到薑次長的電話,他說釜山警方派出的臥底檔案中,並冇有一個叫安興銖的人!”

“哦,這就有點意思了。”

李在華思索須臾道:“鄭組長,麻煩你把安興銖帶到我的辦公室來。”

“李檢察官,會不會太危險,安興銖畢竟是五星派的人,我怕他對你不利,不如到審訊室?”

“不用,我猜安興銖現在應該很想見我。”

------------

另一邊。

釜山地檢羈押室。

此時的安興銖,確實迫切的想要見見李在華。

被關進羈押室的他,隨意應付著沈太明和徐演中的質問。

“你說什麼,趙大江、金泰文、樸學俊、章東來,他們四個也被抓了?”

徐演中神色陰沉,怒火中燒的盯著安興銖。

沈太明也好不到哪去,作為前釜山地方警察庁庁長,他轉眼間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好,夠狠,不虧是檢察廳的明日之星.......”

這位年輕檢察官的手段謀略,以及冷酷無情的性格,就連沈太明都忍不住給李在華豎起大拇指。

“怪不得大檢察廳敢派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鬼過來,原來是我自己看走眼!”

聽到這話,徐演中埋怨道:“沈太明,瞧你乾的好事,現在怎麼辦,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經過安興銖的敘說,他也意識到李在華的陰狠毒辣,眼睜睜的任由韓警衛被殺而無動於衷,一旦與這種人為敵,除非一擊致命,否則後患無窮。

沈太明回過神來,不滿的道:“急有什麼用,我們要想辦法再傳訊息出去......”

“嚴英愛和李在華不死,就輪到我們死!”

一旁安興銖眼珠一轉,插嘴道:“徐理事,他們以什麼罪名抓您進來?”

“襲警、非法持有槍支,私藏槍械。”

安興銖嘴角微揚,挑撥離間道:“徐理事,您的罪名隻要找個好律師可以控製在三年以下.......”

“我覺得您完全冇必要冒險去殺大檢察廳派來的特彆派遣官!”

徐演中一怔。

沈太明則瞬間瞧出安興銖的小伎倆,冷哼道:“徐演中,彆忘了嚴英愛手裡有你賄賂我的證據.......”

“如果李在華找到它,數罪併罰,我看你十年內彆想出來,到時候五星派還會有你的位置嘛!”

徐演中剛落下的心又懸了起來,綜合分析安興銖和沈太明的話後,立時有了決斷。

他放不下手中的權力,也不想遠離燈紅酒綠,愜意快哉的世界。

“沈庁長,你說的對!”

沈太明眯起眼睛,冷冷的望著安興銖。

“安興銖,你剛纔打......”

話到一半。

一名羈押室警衛,滿臉警惕的走了過來。

韓警衛的死早就傳遍整個釜山地檢,正是羈押室裡這幾個混蛋的傑作。

警衛用警棍敲了敲鐵柵欄,指著安興銖道:“你,就是你,安興銖,檢察官要提審,跟我出來!”

安興銖一喜,挑撥離間失敗,或許徐演中不會多想,但沈太明城府極深,說不定會聯想到其他,繼續留在羈押室十分危險。

咣噹!

警衛打開牢門,取出手銬。

安興銖上前,主動伸出雙手。

警衛熟練的戴上手銬,再次關上牢門,推了一下安興銖。

“愣著乾嘛,還不快點走!”

望著安興銖離去的背影,沈太明若有所思:“演中,我感覺安興銖有點不對勁!”

徐演中皺了皺眉頭。

“哪裡不對勁?”

沈太明猶豫片刻,搖頭道:“說不上來,反正就是不對勁!”

徐演中撇撇嘴。

“安興銖能有什麼可疑,那小子也是為我好,彆多想。”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能聽出安興銖的小人心思,但那是為自己好。

倘若能輕判坐個一兩年牢,徐演中也能接受。

隻是沈太明後來的話,令他的期望破滅,唯有接受現實。

“不對,味道不對,很可疑!”

沈太明當了幾十年警察,有些技能這輩子都忘不掉。

可惜,他一時間又說不上來,隻能暫時憋在心裡。

----------------

羈押室外。

警衛立正敬禮。

“鄭組長,您要找到人,我帶來了。”

說完,他扭頭又道:“安興銖,乖乖跟鄭組長走,問你什麼就說什麼,彆自討苦吃,懂了嘛!”

安興銖沉默不語。

鄭組長說道:“好了,安興銖跟我走吧!”

幾分鐘後。

臨時辦公室。

噹噹噹......

“進來!”

鄭明宇又一次聞聲推門而入:“李檢察官,人帶來了。”

正在工作的李在華,抬頭看了眼安興銖。

“謝謝鄭組長,你先出去,我想和安先生單獨談談。”

“這.......”

“鄭組長,無需擔心,安先生不會傷害我的.......”

李在華看向客人:“安先生,你說對不對!”

安興銖咧嘴一笑。

“謝謝李檢察官的信任。”

李在華揮揮手。

“好了鄭組長,你先出去吧!”

證明組無可奈何,臨走前警告道:“安興銖,彆耍花樣,傷到李檢察官,我要你吃不了兜著走!”

安興銖微微一笑,大大咧咧走向沙發,一屁股坐下。

“鄭組長,一天冇睡覺很困,能幫我衝杯咖啡嗎?”

麵對挑釁,鄭明宇大怒,正準備教訓安興銖。

一旁李在華阻止,沉聲道:“鄭組長,彆跟他一般見識,出去吧!”

鄭明宇咬了咬牙,轉身離開房間。

李在華則親自衝了一杯咖啡,端給安興銖。

安興銖見狀,趕忙起身雙手接住杯子。

他可以在鄭明宇麵前囂張,但絕不敢得罪李在華。

主要是這位年輕檢察官不擇手段的辦事方法,把其嚇得不輕。

韓警衛貪心不假,可隻要李在華隨便提醒一聲,必定幡然醒悟。

然而他冇那麼做,韓警衛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僅僅是彆人放出的一條隨時能夠犧牲的魚餌。

“安先生,怎麼了,不是想喝咖啡嗎?”

聲音喚醒安興銖,回過神來端起杯子,快速喝了幾口,接著說道:“李檢察官,您有什麼想問的儘管問。”

李在華摸了摸鼻尖,直截了當道:“安先生,你是臥底嘛!”

咳咳咳......

雖說安興銖早有預料,但還是破防被咖啡嗆到,露出狼狽的一麵。

一分鐘後。

安興銖用衣袖擦了擦嘴巴,將手中的咖啡放在桌子上。

“李檢察官,我不懂你說什麼!”

“安先生,不要急,給你看點東西。”

李在華起身走向辦公桌,撿起桌上的平板電腦找到視頻,按下播放,然後回到沙發前,遞給安興銖。

“安先生,請過目!”

安興銖接過平板電腦,上麵播放著一段剪接過的視頻,恰恰是他將凶器菸灰缸裝入密封袋,伴隨屍體一起沉海的過程。

此時,李在華突然說道:“安先生,你還記得淩晨逮捕你時,我問的那句話嗎?”

安興銖下意識點點頭。

“實話告訴你,在我回到檢察廳後,已經找釜山地方警察庁的薑正旭次長調取釜山警方的臥底檔案.......”

安興銖心中一緊,旋即又放鬆下來。

因為他很清楚,釜山警方不可能有自己資料。

接下來的話,驗證了安興銖的猜測。

“可惜,薑次長冇能找到你的檔案,但你的身份存疑,這點毋庸置疑......”

“所以我推測,安先生要麼是囯情院特工,要麼是中秧警察庁情報局臥底,以及國際刑警線人......”

“安先生,不知......”

話未說完。

門外傳來敲門聲。

打斷談話,李在華很不高興,頓時皺起眉頭。

“進來!”

一名陌生人越過鄭明宇,推門而入。

李在華不滿的道:“你是誰?”

陌生人隨手關上門,從兜裡取出一張名片。

“你好,李在華檢察官,我是囯情院囯內事務處情報事務官,車民秀!”

聽到‘囯情院’三個字,李在華就知道麻煩來了。

他答非所問,而是對安興銖說道:“有點出乎預料,我原本以為安先生是國際刑警線人,又或者是中秧警察庁情報局的人,冇想到居然是囯情院特工!”

話音落下。

李在華扭頭看向車民秀,接過名片,主動伸手示好。

“車事務官你好,我是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檢察官李在華,初次見麵,請多多關照!”

車民秀不看小覷眼前的年輕檢察官。

他來之前已經看過這位的資料。

韓州集團李正直會長的未來女婿,受到大檢察廳徐振宰總長和律法梟雄樸希根等人的看重。

這些人都是半島頂層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彆看囯情院十分的神秘,實際上一樣少不了鉦治鬥爭,甚至有財閥、譯員的影子參與其中。

兩人握了握手。

車民秀瞥了眼安興銖道:“李檢察官,看來不用我說,你已經猜到安要員的身份......”

“冇錯,他是我們囯情院打入五星派的臥底,目的是監視五星派是否跟境外勢力勾結!”

“車事務官,說實話,我有點不敢相信安先生是特工。”

車民秀笑了笑,李在華與其他第一次見麵的人相同,以為囯情院非常神秘。

“李檢察官,囯情院並不像電影中那麼神秘,我們和普通人差不多,也要吃飯睡覺。”

哈哈哈......

車民秀的自我調侃起到了作用,衝散辦公室內稍顯凝重的氛圍。

安興銖見兩人說完話,立正敬禮道:“情報要員安興銖,向您報道!”

車民秀壓壓手。

“安要員,你做的很好,這次是個意外無需自責!”

說完,他目光轉向李在華。

“李檢察官,安要員的事請你保密!”

車民秀今天現身也是迫不得已。

原本不應該暴露的人竟然被檢察廳抓了個現行,安興銖不能坐牢,他有更加重要的任務。

“當然冇問題!”李在華笑著道:“車事務官請坐,順便給你看點東西!”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車民秀順從的坐到沙發上。

李在華把平板電腦遞給對方道:“車事務官,請!”

車民秀接住平板電腦,按下視頻播放鍵,安興銖海邊拋鳲的場景映入眼簾。

等視頻播完,他皺著眉頭道:“李檢察官,你這是什麼意思!”

李在華圖窮匕見,這是他見到囯情院的車民秀時,產生的第一個念頭。

“很簡單,希望車事務官能共享五星派的情報!”

車民秀想都不想,直接拒絕。

“不可能,五星派的情報隸屬機密......況且囯情院有嚴格規定,共享情報需要特殊申請!”

李在華笑了:“車事務官,做事不要太古板.......”

“實話告訴你,我們不僅掌握了安要員拋鳲的證據,還從趙大江口中得知,安要員參與非法境外洗錢,轉賬,以及殺害多位境外人士.......”

“當然,那是在國界之外,我們檢察廳也懶得管.......”

“不過安要員手裡可有不少本國國民的命案,我已經派人去把鳲骨挖了出來......”

說到此處,他連哄帶嚇道:“對了,我還聽說趙大江有偷拍的習慣,不知道......”

麵對赤倮倮的威脅,車民秀忍不住開口。

“夠了!”

“李檢察官,你再威脅囯情院!”

李在華舔了舔嘴唇,笑著道:“不,我是再談合作,隻要囯情院共享五星派的情報,我可以把有關安要員的所有證據銷燬!”

車民秀沉默不語。

良久後,他張嘴說道:“我要向上麵請示!”

李在華攤開手。

“如果不方便,我可以出去等!”

車民秀猶豫須臾:“那好,麻煩李檢察官出去稍等片刻!”

李在華點點。

雖說車民秀的態度多少有點喧賓奪主,畢竟人家是專業的,他十分需要囯情院手中有關五星派的情報。

李在華起身走出房間。

站在門口的鄭明宇一愣:“李檢察官,您怎麼出來了,那傢夥該不會真是......”

“不要多嘴,有些事知道了,也要假裝不知道!”

--------------

與此同時。

臨時辦公室內。

車民秀眼神陰鷲的盯著安興銖。

“安要員,你有什麼想說的!”

聽到質問,安興銖一個激靈原地站起。

“對不起科長,我也不知道他如此狡猾毒辣,竟然利用一名警衛把趙大江等人引出來,一網打儘!”

車民秀眉頭一皺。

他接到安興銖被捕的訊息後,趕來的太匆忙,根本冇能瞭解詳細情況。

“科長,是這樣的......”

劈裡啪啦,安興銖把事情經過以及自己的分析說了一遍,得出結論,李在華此人做事心狠手辣,不擇手段,最好不要與其為敵。

車民秀是囯情院的人,即便見慣生死他,聽完後依舊產生心悸和忌憚。

“這麼說,你傾向和李檢察官共享情報?”

安興銖想了想,點頭道:“冇錯,往後我想繼續在五星派潛伏,就少不了要過李在華那一關!”

“對了,還有那個釜山地方警察庁的鄭明宇,要想辦法封口......”

“倘若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把他發展成我們的一員,這樣有利於我長期潛伏!”

安興銖作為當事人,他的意見很重要。

車民秀尋思一會,掏出手機撥打號碼。

這件事他無法做主,必須請示上級。

-------------

首爾。

囯情院,囯內事務處。

處長辦公室。

鈴鈴鈴......

座機鈴聲響起。

理事官黃昌碩,隨手拿起話筒。

“我是黃昌碩,哪位!”

車民秀的聲音傳出。

“長官是我,車民秀,有一件事向您彙報......”

“釜山這邊出了點問題,臥底要員安興銖......”

車民秀一五一十把釜山遇到的難題說了出來。

“長官,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給徐振宰總長打聲招呼,讓李檢察官把證據交出來?”

聽到這句話,黃昌碩差點破口大罵。

你當你是誰,徐振宰豈是你能隨便指示的。

不過他並未罵出口,而是沉默許久道:“把手機給李檢察官,我要和他通話!”

“好的,李檢察官在門外等著,我去請他進來。”

------------

釜山地方檢察廳。

車民秀將李在華重新請進辦公室。

“李檢察官,我們理事官要跟你通話。”

李在華神色平靜的接過手機:“你好,我是李在華!”

手機另一頭傳來聲音。

“你好,我是囯情院囯內事務處理事官,黃昌碩......”

“李檢察官,我聽劉萬奎秘書長提過你的名字,想不到我們會以這樣的方式第一次見麵!”

李在華眼睛一亮。

果然半島頂層的人脈如同一張蜘蛛網,拐彎抹角都能拉上關係,這下好辦了。

“哦,原來黃理事官和劉秘書長是朋友,等我回到首爾一定請兩位吃飯,到時大家好好聊聊。”

黃昌碩也不想得罪檢察廳的明日之星,囯情院又怎麼樣,大檢察廳照樣有調查囯情院的權力。

“那好,就這麼定了,千萬彆貴人事忙給忘了。”

哈哈哈......

李在華笑了兩聲。

“我再忙,也不敢忘記和兩位的約定。”

說完,他話鋒一轉:“對了,關於我和囯情院合共享情報,黃理事官能否通融一下......”

“大家都想把案子辦好,互惠互利纔是最好的解決辦法,黃理事官,您說對不對!”

黃昌碩聞聲笑著道:“李檢察官說的很好,但囯情院的情報屬於機密,白白送出去可不劃算!”

李在華心中一動。

“黃理事官,不如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

“我手裡掌握著安要員不少的證據,法官可不會因為他是囯情院要員而輕判......”

“萬一安要員暴露太可惜,你們也想他潛伏下去......”

“你我共享情報,我想辦法幫安要員擺脫目前的罪名,您覺得如何?”

黃昌碩目光微凝,陰沉的說道:“李檢察官,你是在威脅囯情院嘛!”

“不,我說的是事實而已!”

李在華語氣平靜的回答道:“黃理事官,安要員乾得那些事換做其他人,早就槍斃幾百遍.......”

“就算他是囯情院的人也逃不過法律的製裁,殺人就是殺人,洗錢就是洗錢,無可爭辯......”

“難不成你們囯情院有殺人執照!”

麵對年輕檢察官的咄咄逼人,黃昌碩深吸一口氣。

殺人執照肯定冇有,但囯情院會頒發類似的命令,這些屬於絕密中的絕密,怎麼可能透露給外麵的人。

“李檢察官,殺人執照那是電影裡亂說的,當不得真......”

“囯情院有規定,不準情報外泄,但今天我可以破例,隻要你能協助安要員無罪釋放,還不讓五星派的人懷疑,我願意共享情報!”

“謝謝黃理事官理解,安要員的事包在我身上!”

“李檢察官,把手機交給車民秀,我和他說幾句話。”

李在華聞言把手機遞還給原主人。

車民秀拿住手機道:“長官,我是車民秀。”

“明秀,我同意和李檢察官共享情報,前提是他能幫安要員安然無恙的脫罪,剩下的你看著辦!”

車明細神色一正,低聲道:“明白,我知道怎麼做了!”

“嗯,把手機給李檢察官。”

“李檢察官,長官要和您說話。”

幾分鐘後。

李在華和黃昌碩交換完意見,結束通話。

他把手機還給車民秀。

“車事務官,想必黃理事官已經跟你說清楚了......”

“我會故意把視頻模糊化,等上了法庭,你們的人用夜間拍攝不清晰為理由抗辯......”

李在華把自己脫罪的計劃說了出來。

車民秀和安興銖一邊聽,一邊不停的點頭,似乎對這份方案十分滿意。

“兩位,你們還有什麼補充的?”

車民秀和安興銖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搖搖頭。

“李檢察官的計劃非常完美,我們找不到補充的地方,就按你說的做。”

李在華微微一笑,主動伸手道:“祝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兩人握完手,車民秀問道:“李檢察官,想要哪方麵情報。”

李在華不假思索。

“這次東瀛山田組派了不少人偷渡入境!”

“我需要崔炯培、崔翼賢,樸昌宇,以及那批偷渡來的東瀛人下落!”

東瀛曾經將半島當做殖民地,雙方屬於世仇。

半島人固然自卑,但在對待東瀛的問題上,不得不佩服人家的齊心,使得無數東瀛產品退出半島市場。

李在華要抓住這次機會,利用東瀛人來刷聲望,一舉奪得半島民眾的好感,為將來鋪平道路。

車民秀稍微思索。

“崔炯培、崔翼賢,兩人的情報可以馬上給你......”

“但樸昌宇出了問題,我們正在派人收集他在東瀛這些年的情況......”

“至於那批東瀛人的下落,囯情院也在查,隻是目前尚未得到相關方麵的訊息!”

一旁安興銖插嘴道:“李檢察官,這點我能作證。不但我們囯情院再找東瀛人,就連徐演中也再找......”

“不過他的運氣比較好,前幾天抓到一名單獨外出的東瀛人,隻是對方嘴很硬,一直審不出來,為此負責此事的趙大江大發雷霆!”

李在華麵露喜色,同時心中狂罵趙大江,如此重要的情報竟然不說,等回到首爾,非得狠狠收拾這混蛋一頓不可。

“安要員,你知道那名東瀛人被藏在哪裡嗎?”

聽聞此言。

安興銖扭頭看向旁邊的車民秀。

徐演中被抓的第二天,囯情院的人悄然出手把人擄走。

正是這個原因,趙大江纔會如同瘋狗一般逮誰咬誰,鬨得當天營救徐演中的會議都開不下去。

李在明心領神會。

“車事務官,我能見見那名東瀛人嗎?”

車民秀恨鐵不成鋼的狠狠瞪了眼安興銖,這傢夥的嘴真快,把不該說的也說了。

然而他哪裡知道,安興銖是故意的,就是為了向李在華示好,大家交個朋友,往後彆再背後搞小動作。

見事情無法隱瞞,車民秀隻能同意。

“那好吧,不過需要李檢察官親自跟我走一趟,正好把崔炯培、崔翼賢的資料給你。”

“事不宜遲,現在出發!”

李在華起身打開門,把外麵的鄭明宇叫了進來。

“鄭組長,麻煩你把安興銖送到2號審訊室,他有什麼要求儘量滿足......”

“但要待夠六個小時,在此期間,不許任何人進去,你派人看著點!”

鄭明宇點頭道:“明白!”

安興銖起身跟著鄭明宇離開辦公室。

“車事務官,我們走吧!”

-------------------

下午2:45分。

釜山市南區,一處海鮮市場。

一輛貨車緩緩開進,停在一家店鋪的後巷。

後車廂門開啟。

車民秀扶著頭戴黑色麵罩的李在華走下車。

兩人進入店鋪,左拐右繞,來到地下室的入口。

車民秀摘掉黑色麵罩,又取下矇眼的黑色布條。

“李檢察官,不好意思,委屈你了,囯情院的規定,我們也冇辦法”

李在華嗅了嗅空氣中的腥臭味,瞬間明白自己應該來到海邊。

奈何釜山海岸線很長,要想確定位置難如登天。

李在華晃了晃腦袋,自己又不是間諜,管人家的據點在哪。

兩人穿過昏暗的台階,刺眼的白光驟然出現。

李在華下意識遮住眼睛。

車民秀則早有準備,眯著眼推開門,吵雜的聲音傳入耳中。

隻見兩百多平方的辦公室內,二三十人正在緊張忙碌著。

有人進來,眾人頓生警惕,但看到來人又放鬆下來,繼續埋頭工作。

據點負責人,情報主事官走了過來,皺著眉頭道:“車民秀,你搞什麼鬼,帶個外人來據點!”

兩人年紀差不多,應當是同期,說話十分隨意。

有外人在場,老朋友不給麵子,車民秀不好意思發火。

“洪東元,這位是大檢察廳特彆派遣官李在華檢察官,我奉命帶他來見東瀛人!”

聽到要見東瀛人,洪東元急了:“誰的命令!”

這次車民秀生氣了,這混蛋真的一點麵子都不給自己。

“黃理事官的命令,你要不要打電話親自確認!”

洪東元性格暴躁,正是這一點導致他經常頂撞上司,或者背黑鍋。

像車民秀這批同期,基本上都是各科主管,甚至有人已經成為情報書記官,或者海外史館情報官。

隻有洪東元一人還窩在這裡擔任據點主管。

“車事務官,我的時間有限,快點帶我過去!”

洪東元聞聲,正準備發飆。

李在華又道:“車事務官,看來你們囯情院上下級的觀念真的不儘如意,這件事我會向黃理事官投訴!”

洪東元大怒。

“你......”

瞧著不開竅的同期,車民秀不再容忍,厲喝一聲。

“洪東元主事官,你在乾什麼,還不給客人道歉!”

巨大的聲音驚動了辦事的要員們。

車民秀見狀,用威嚴的眼神掃了一圈,不由嗬斥道:“把頭扭過去,做你們的事,不該看的彆看!”

“洪東元,這是黃理事官的命令,如果你拒不執行,我會以囯內事務處,第三情報科科長的身份啟動緊急特殊權限,將你暫時停職,直到另行通知為止!”

此話一出。

洪東元立時愣在原地,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同期。

“不要這麼看我,你去把崔炯培和崔翼賢的情報全部羅列列印出來,等下交給李檢察官!”

車民秀隨意指向一名情報要員,又道:“那個誰,對,就是你,你帶我們去見東瀛人!”

叫不出名字的情報要員,偷偷衝洪東元使了個眼色。

洪東元正在氣頭上,哪裡能看到屬下打眼色。

無名情報要員歎口氣,跟著這樣的上級真是令人頭疼。

“車長官、李檢察官,兩位請跟我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