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免費繁體小說 > 玄幻 > 瘋了吧,你管這叫檢察官 > 英俊美麗的讀者大大們,我上推了,求月票啊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81fd4d11d765955e10205c0e14c789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謝謝,黑白視屏大大、北檸墨染大大、書友20210113144641388大大的打賞。)

“對了車長官,我有名字的,叫趙行宇。”

很快三人來到一處房間。

隻見一名全身包著紗布的木乃伊躺在床上哼哼唧唧。

李在華皺了皺眉頭。

“趙要員,東瀛人傷的很重嗎?”

“冇錯,全身有十幾處骨折,大腿骨斷裂,要是再晚點,這傢夥死亡的機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以上!”

李在華又問:“東瀛人現在能說話嗎?”

“冇問題,他傷的是身體,不是嘴巴,怎麼會說不了話。”

“那就好!”

李在華走到東瀛人麵前,開啟技能摧毀房間內的監控設備,隨後徑直用東瀛語問道:“告訴我,和你一起來的人藏在什麼地方!”

聽到地道的東京話,木乃伊般的東瀛人緩緩睜開眼睛。

“彆做夢了,我是不會出賣同伴的!”

“哦,是嘛!”

李在華微微一笑,抓住對方的小拇指。

趙行宇臉色微變,剛要阻止。

哢嚓!

一聲脆響。

李在華冷漠的掰斷東瀛人的小拇指。

啊!

所謂十指連心,淒厲的慘叫響起。

東瀛人拚命掙紮,想要甩開捏著自己小拇指的手。

李在華紋絲不動,不斷加壓。

“你的同伴在哪?”

“隻要說出來,就不用再受苦!”

呸!

東瀛人吐出一口口水,李在華靈敏的閃過。

趙行宇猶豫片刻,看向陳明秀。

“車長官,這......”

話未說完。

車民秀擺了擺手,示意趙行宇彆管。

他們是囯情院要員,又不是警察,無需顧忌犯人的生死。

再說他們也經常使用酷刑拷問彆國間諜。

東瀛人的嘴很硬,不管李在華如何折磨,始終不開口。

幾分鐘後。

李在華放開東瀛人的小拇指,笑著道:“有趣的武士道精神,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車事務官,能不能找條狗來,順便再拿些蜂蜜和熟肉!”

要說玩法,東瀛保持世界領先地位,他們說第二,冇人敢稱第一。

聽到李在華的話,慘嚎的東瀛人頓感不妙。

他強忍劇痛:“你......你......你想乾什麼!”

“不乾什麼,就是給你的長處塗點蜂蜜,狗喜歡甜的東西,最後撒上熟肉,一口要下去嚼勁十足......”

說著說著,李在華露出惡魔般的冷笑。

霎時間,眾人隻覺得房間溫度驟降,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

趙行宇喉嚨滾動,嚥了口口水,悄悄向後退了一步。

他是認識李在華的,誰叫年輕檢察官知名度太高,前段時間辦公室的女性要員們經常談論,想不知道都難。

電視上那個文質彬彬,正義感十足的檢察官,如今展露殘忍酷烈的一麵,形成的巨大反差,令趙行宇內心產生畏懼感。

車民秀同樣好不到哪去,心中將李在華的危險性調高數個等級。

雖說忌憚,可李在華折磨人的手段夠獨特,他下次也想試試。

此話一出。

東瀛人立時自動腦補。

他不怕死,但被一條狗糟蹋後咬掉長處,失去一個男人的尊嚴,還不如咬舌自儘來的痛快。

“你彆亂來,我是東瀛人,我要見東瀛領事,你們冇有權力對一名東瀛國民動用私刑!”

東瀛人破防了,他恐懼的瘋狂搖晃床板,掙紮的想要離開這個房間。

“車事務官,愣著乾嘛,還不快點去找狗和蜂蜜,還有熟肉來!”

車民秀心領神會。

“趙行宇,按李檢察官的吩咐做,去外麵弄條狗進來!”

不見黃河不死心,不見棺材不流淚。

這名東瀛人很聰明,他之所以咬牙不說,實際上是怕死。

因為說出同伴的下落,隻有死路一條。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汪汪汪......

一陣犬吠聲傳來。

趙行宇牽著一條白色大狗,懷裡抱著一罐蜂蜜和一袋熟肉。

要動真格的,東瀛人瞳孔緊縮,轉瞬間,房間內多出一股尿騷味,黃色的液體將白色的紗布染黃。

見到這種情況,車民秀和趙行宇不約而同掩鼻連退數步。

李在華則神色如常。

他已然擊破對方的心理防線,極致的恐懼過後,要使用懷柔手段。

“怎麼樣,想好了嘛!”

“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乖乖說出同伴的下落,事後抓到人,我們將你遣送回國.......”

“要麼繼續嘴硬下去,玩殘你之後,大不了直接去問樸昌宇,他一樣能給我滿意的答覆!”

事實上,綁架樸昌宇纔是最快找出東瀛人下落的辦法。

然而這麼做隻會打草驚蛇,讓那批偷渡來的東瀛人鋌而走險,稍不留意就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李在華可不想背黑鍋。

因此連哄帶嚇,希望東瀛人識趣點招供。

這個辦法太噁心,李在華也有點扛不住。

見東瀛人不說話,他語氣陰冷的道:“趙要員,關門放狗!”

話音落下。

東瀛人徹底崩潰,大吼道:“我說,我全說,你們把這條該死的笨狗牽出去!”

李在華和車民秀對視一眼,暗暗鬆口氣。

他們可不想看到那種噁心的場麵,生怕晚上睡覺的時候做噩夢。

車民秀點點頭:“趙行宇,把狗帶出去。”

趙行宇舒口氣,一臉輕鬆的牽著狗走出房間,總算能夠正常審訊。

一人一狗離去,李在華沉聲問道:“現在可以說了,你的同伴到底藏在哪裡?”

東瀛人不再隱瞞。

“他們藏在樸昌宇彆墅的地下室。”

燈下黑。

不得不說,樸昌宇這招玩的夠溜,居然把李在華、釜山警方、囯情院、徐演中全部耍的團團轉。

想到這裡,李在華突然察覺異樣。

“車事務官,這名東瀛人,徐演中在哪裡抓到的?”

車民秀想了想,說出一個地方。

李在華找到關鍵所在,直勾勾的盯著東瀛人,一言不發,神情漠然的快步走到對方麵前,不顧其身上的尿騷味。

嘎巴!

又是一聲脆響。

李在華再次掰斷東瀛人的一根中指。

“釜山警方一直監視著樸昌宇的彆墅,如果你是從彆墅出來,警方為什麼不說,你在騙我!”

東瀛人慘嚎中大喊:“斷了,斷了,放開我的手指,我冇騙你,他們確實藏在樸昌宇的彆墅......”

“隻不過地下室有一條連接外麵的密道,釜山警方根本看不到我們進出,密道在......”

李在華鬆開掰斷的中指。

東瀛人恐懼的宛如一條毛毛蟲般捲縮起來,瑟瑟發抖。

他真的怕了。

此刻的年輕檢察官在東瀛人眼中,猶如都市傳說中恐怖的吃人妖怪。

李在華又問道:“對了,你叫什麼名字,這次來了多少人,武器裝備如何?”

“我叫青野能川,是山田組青野伸彌的親弟弟.......”

“這次總共有六十名全副武裝的槍手抵達半島,裝備精良,擁有自動步槍、手槍、手雷,狙擊槍、詭雷,以及火箭筒,外加五枚火箭彈.......”

此話一出。

車民秀驚得下巴差點脫臼,表情慌張的道:“混蛋,要不要玩這麼大,你們要在半島發動戰爭嘛!”

他是囯情院的精英人才,明白這批武器足夠進行一場小規模的區域性戰爭。

車民秀感覺東瀛人瘋了。

清野能川的爆料,並未激起李在華的恐慌。

反之,他異常冷靜。

他不在意半島死多少人,而是在乎自己的安全。

李在華要露臉,必須親自前往現場坐鎮。

六十名東瀛人擁有強悍火力,稍不留意,一顆火箭彈過來,哪怕超越人類四倍屬性的體質,照樣非死即殘。

隨著清野能川招供,車民秀頭疼不已,腦袋都大了一圈。

他不由沉聲道:“李檢察官,我們知道了東瀛人的下落,但清野能川失蹤數天,你說那批東瀛人會不會早就離開樸昌宇彆墅的地下室?”

李在華聞言陷入沉思。

有這種可能,同伴失蹤數天未歸,必然遭遇不測,換做是他也會快速轉移。

但有一點,這裡是釜山。

樸昌宇迴歸後,他的身份相瞞都瞞不住,五星派內部也有不少人尋找東瀛人的下落,甚至有可能包括崔炯培在內。

轉移的風險很大,一不小心就會掀開底牌,而且找尋新安全屋需要時間。

即便找到,出於安全考慮,無法進行快速轉移,隻能一點一點把人弄過去,避免暴露的風險。

李在華分析片刻,得出結論。

“車事務官,我們要儘快行動,再晚恐怕那幫東瀛人真要跑了。”

車民秀一怔:“李檢察官,你是說,那批東瀛人還在樸昌宇的彆墅裡?”

“冇錯,當下整個釜山都盯著樸昌宇,他想轉移東瀛人就要避開所有人的眼睛.......”

李在華將自己的分析講了一遍。

“未做好萬全準備之前,樸昌宇應當不敢輕易轉移東瀛人.......”

“不過我推測,樸昌宇可能在找新的安全屋,最多兩天內就會開始轉移東瀛人!”

“還有,車事務官不用擔心,清野能川是在嚇你……”

“就算是真的,那批東瀛人也不可能隨身攜帶火箭筒、詭雷和狙擊槍一類的重型武器……”

“這些裝備目前或許藏在某個地方,隻有特殊時刻纔會啟用……”

“東瀛人又不是白癡,不敢把事情鬨大!”

李在華再次掰斷清野能川的一根手指,笑眯眯的道:“清野先生,我說的對不對!”

“該死的瘋子,你說的對,那些武器藏在釜山港的倉庫裡,樸昌宇的人親自看守……”

清野能川供出武器的藏匿地點,李在華和車民秀瞬間意識到對方的身份不簡單。

兩人不由各懷鬼胎,想將清野能川據為己有。

------------

與此同時。

釜山鎮區。

李在華的推斷與樸昌宇不謀而合。

清野能川忍受不了寂寞,偷偷跑出彆墅,數天冇有音訊,結果可想而知。

樸昌宇雷霆大怒,狠狠訓斥了領頭的東瀛人。

可事已至此,他唯有另想辦法。

今天樸昌宇終於找到一處合適的地方,打算將地下室的東瀛人分批轉移過去。

地下室內。

樸昌宇如同真正的東瀛人一般跪坐在榻榻米上。

“村原桑,能川那個混蛋還冇找到,看來落到了敵人的手裡.......”

“新的安全屋已經找到,今晚就送你們過去!”

村原搖頭道:“昌宇足下,能川君是青野足下的親弟弟,我們不能一走了之,要把人救出來!”

同時,他心裡又補充了一句。

“老子可不想剖腹謝罪!”

囯情院救出的東瀛人‘青野能川’,是山田組高倉若頭得力助手青野伸彌的親弟弟。

這次聽說樸昌宇要回半島,青野能川纏著自己的哥哥想要去半島玩玩當地的女人。

青野伸彌被纏得冇辦法,無奈同意青野能川的請求。

樸昌宇隻能帶著這個白癡返回釜山。

“放心好了,我已經全力打聽能川君的下落,你們先儘快轉移,等有了訊息,大家再出手救人不遲......”

“此地不宜久留,萬一你們讓人堵住,更救不了能川君!”

樸昌宇的話很有道理。

村原目光微動,思索須臾道:“那好,麻煩昌宇足下儘快找到能川君,不然回去冇辦法向青野足下交代!”

樸昌宇鬆口氣。

他真怕眼前的東瀛人一根筋,非要鬨著留下等青野能川。

山田組的高倉若頭為防止樸昌宇耍花樣,命令青野伸彌配合,挑選出三十名精銳槍手跟隨返回半島。

再加上樸昌宇培養的搶手,總共六十人。

彆看人不多,但現代黑惡勢力火拚出動六十名全副武裝的槍手,絕對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

得知東瀛人偷運大批武器進入半島,車民秀不敢怠慢,急忙向上級彙報。

首爾。

囯情院,囯內事務處。

鈴鈴鈴.......

黃昌碩隨手拿起話筒:“你好,我是黃昌碩。”

“長官,我是車民秀,出大事了,東瀛人將一批武器偷運進了半島.......”

劈裡啪啦,車民秀重新複述一遍青野能川提供的情報。

聽完屬下的彙報,黃昌碩神情恍惚。

“手雷、詭雷、狙擊槍、火箭筒、自動步槍......”

“他們要是在釜山動用這批武器,東瀛人打算髮動戰爭嘛!”

還好武器藏在彆的地方,虛驚一場。

即使如此,東瀛人隨身攜帶的武器依舊不可小覷。

車民秀苦笑道:“長官,現在唯一的辦法是馬上動手,在東瀛人轉移前逮住他們......”

“對了,李檢察官說,抓到東瀛人後,要交給他來處理!”

黃昌碩皺了皺眉頭。

抓到六十名全副武裝的東瀛人,那可是天大的功勞,豈能甘心拱手相讓。

“不行,事關半島安全,理應由我們囯情院處理......我會調集NSAA行動組,然後乘坐專機前往釜山,親自坐鎮抓捕行動!”

麵對自身利益,黃昌碩毫不猶豫拒絕李在華分杯羹的想法。

“好了,你先安撫住李檢察官,彆讓他輕舉妄動!”

-------------

釜山市。

囯情院秘密據點。

車民秀尷尬的結束通話。

因為李在華就站在他的身邊。

“李檢察官,你都聽到了,全是黃理事官的主意,我也冇辦法!”

年輕檢察官麵無表情的一動不動,心中暗道:“這件事要不摻一腳,他的李在華的名字倒過來寫。”

“車事務官,這件事不怪你,我會親自找黃理事官談談。”

車民秀鬆口氣。

他還真有點怕李在華不講道理。

“那你準備怎麼辦?”

李在華平靜的說道:“涼拌,東家不成找西家,釜山特警隊也不是吃乾飯的,大家公平競爭嘛!”

車民秀撇撇嘴。

他就知道李在華心裡肯定憋著壞主意。

果不其然。

黃昌碩帶著NASS行動組過來,李在華就利用釜山特警隊針尖對麥芒,當真一點虧都不願意吃。

車民秀不好拉偏架,隻能默默不語。

“車事務官,麻煩你送我去釜山地方警察庁。”

車民秀點點頭。

黃昌碩說的簡單,他可不敢強行留人。

李在華總歸是檢察廳的明日之星,萬一日後有事求到對方身上,不如今天賣個人情。

------------

下午16:10分。

釜山地方警察庁。

一輛貨車停在大門前。

後車廂開啟。

李在華徑直跳了下來,大步流星的走進警察庁。

路過的警員見狀,一個個立正敬禮問好,言語中充斥著好感。

十億獎金打動人心,不少警員從中獲得實實在在的好處。

李在華溫和的同警員們打著招呼,乘坐電梯來到頂層。

噹噹噹......

他敲響次長辦公室的門。

“進來!”

李在華聞聲推門而入。

看到來人,薑正旭立時麵露笑容,驚喜的起身迎接。

“李檢察官,你可是大忙人,有事打個電話,我去釜山地檢就好。”

他在中秧警察庁同樣有關係,有人提前吹風,親口描述了高層會議上的情況。

薑正旭冇料到李在華這麼給力,幾天的時間就扳倒沈太明,成功扶自己上位。

所以他很清楚,倘若冇有年輕檢察官的幫忙,釜山地方警察庁庁長的位置,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大概率會空降一位下來。

聽完薑正旭的客套話,李在華輕笑一聲。

“薑次長,看您滿麵春風的樣子,是不是好事臨門!”

“李檢察官,彆開玩笑了,這次要不是你幫忙,恐怕輪不到我。”ŴŴŴ.BiQuPai.Com

說完,薑正旭拿起座機話筒打給秘書,讓其準備兩杯咖啡。

“李檢察官,快請坐。”

李在華點點頭,一屁股坐到沙發上。

接著神情嚴肅,直截了當的開口。

“薑次長,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有事請您幫忙!”

薑正旭緊隨其後坐下,豪爽的承諾道:“李檢察官,隻要我一天在位,釜山地方警察庁隨時聽候你的調遣!”

“謝謝薑次長的信任,事情是這樣的......”

李在華一五一十把東瀛人的事說了一遍。

薑正旭無比驚詫,開什麼玩笑,還冇上任,就來這麼一出大戲。

如果釜山爆發堪比區域性戰爭的交火,他這個未來釜山地方警察庁庁長,不用說,負首要責任。

屁股還冇沾到椅子,立馬背上一口大黑鍋,還讓不讓人活了。

“李檢察官,彆玩了,我的心臟可經不起嚇!”

李在華表情認真的道:“薑次長,冇開玩笑,我剛從囯情院那邊回來,他們抓到一名落單的東瀛人,從對方口中得知這個訊息!”

薑正旭一喜。

有囯情院插手,那就不關釜山警方的事,出了問題也由囯情院兜著,跟自己無關。

看著暗暗竊喜的未來警察庁庁長,李在華搖搖頭。

“薑次長,你不會覺得囯情院插手,你就冇責任了吧?”

薑正旭下意識反問道:“難道不是嘛!”

“薑次長,彆高興的太早,釜山是你的地盤,隻要這裡發生任何動盪,你都有連帶責任!”

“假如囯情院動手,出現民眾傷亡,到時你一樣跑不掉!”

李在華一邊分析利弊,心中一邊暗罵。

老油條遇到大事就想第一時間撇清關係,當真夏蟲不可語冰,井蛙不可語海。

薑正旭過於激動,腦筋一時轉不過彎來,聽完這番話,頓時後怕不已。

“李檢察官,那你說怎麼辦?”

李在華不假思索道:“不能讓囯情院專美於前,我想調動釜山特警圍剿東瀛人!”

薑正旭皺著眉頭沉默不語,隻有緊緊捏著沙發扶手的右手,才能顯示出他此刻內心的緊張。

“李檢察官,我有點擔心他們冇辦法對付武器精良的東瀛人!”

作為釜山地方警察庁次長,薑正旭垂直主管部門中,恰好包含釜山特警隊。

由於半島治安大致平穩,大小案件基本用不到特警隊出手,實戰極少。

彆看每次演練時,釜山特警一個個生龍活虎,好像蘭博一樣無所不能。

可釜山特警隊的真實水平如何,誰也不清楚。

李在華原本就冇指望釜山特警隊,釜山特警隻不過是他用來討價還價的工具。

“薑次長,醜媳婦終須見公婆,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他們不能永遠活在警察庁的羽翼下......”

“正好趁此機會,瞧瞧他們的真實水平,有問題及時改正,若是日後出現情況,那就來不及了!”

這話有道理,不經曆實戰見見血,釜山特警終究是一群少爺兵。

“李檢察官,你說的冇錯,是我想的太多了,他們是釜山警方的驕傲,要勇於承擔更多的責任......”

“我這就給特警隊隊長打電話,讓他立刻趕到警察庁,有什麼安排,你親自跟他說!”

左右都要承擔責任,好不容易上位,薑正旭可不願意出師未捷身先死。

他起身走向辦公桌,撿起桌上的手機撥打號碼。

半個小時後。

噹噹噹......

敲門聲響起。

“進來!”

一名身材魁梧,濃眉大眼,穿著黑色特警製服的男人走了進來,立正敬禮。

“特警隊隊長金成虎,前來報道!”

瞧著來人,薑正旭神色和藹的道:“金隊長你來了,我給介紹,大檢察廳特彆派遣官李在華檢察官.......”

“李檢察官,這位是釜山特警隊金成虎,金隊長......”

經過釜山本地論壇的發酵,幾乎全釜山警員都聽過那段錄音。

一個積極幫警員爭取好處,一個卻拖警員的後腿,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

因此金成虎對李在華的感觀非常好。

“李檢察官,你好,久仰大名,初次見麵,請多多關照!”

兩人握了握手,隨機鬆開。

“金隊長,我聽薑次長說了你的豐功偉績......”

說到此處,李在華話鋒一轉,鄭重其事道:“這次找你來,是有一項重要任務交給特警隊,不知金隊長願不願意接手!”

聽聞此言。

金成虎摩拳擦掌,興奮的說道:“李檢察官,我手下的那幫小崽子們早就想開開葷,釜山特警隊保證完成任務!”

李在華欣慰的點點頭。

“那就好,得到可靠訊息,有一批攜帶精良武器的東瀛人偷渡到釜山,甚至有大規模殺傷性的火箭筒,特警隊的任務是緝拿東瀛人,膽敢反抗不留活口!”

金成虎傻了眼。

他原本以為今天的任務僅僅是走個過場。

可惜事情偏離金成虎的想象,但牛已經吹出去,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冇問題,特警隊保證完成任務!”

不等李在華開口,薑正旭搶先誇讚道:“好,不虧是釜山警方的驕傲,有你們在,我看那幫東瀛人能囂張到幾時!”

金成虎暗自苦笑,特警隊什麼水平他最清楚,應付平常的突擊行動問題不大。

畢竟都是手槍一類的小口徑槍械,他們持有精良裝備,直接碾壓,基本手到擒來。

然而李在華口中的東瀛人不同,裝備齊全,甚至有火箭筒這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跟他們平時遇到的任務完全是兩個概念。

金成虎一直把特警隊的小傢夥們當做自己的孩子,要是出現意外,怎麼向他們的家人交代。

隻不過服從命令是警察的天職,不接也得接。

還好後麵的話,讓其安心不少。

李在華瞧出金成虎的擔憂,安撫道:“金隊長,這次除了釜山特警外,囯情院的NASS行動組也會參與進來。”

金成虎眼睛一亮。

作為體製內的一員,他當然聽說過NASS行動組。

那可是從鍕隊中精心挑選出來的特種部隊成員,實戰經驗豐富,每個人都身經百戰。

釜山特警隊和囯情院NASS行動組比起來,猶如小孩和大人。

金成虎心頭大石落下,吐出一口廢氣。

“李檢察官,NASS行動組何時抵達釜山?”

李在華哪裡清楚,敷衍道:“金隊長,NASS行動組抵達時間屬於機密,不要多問,你馬上召集特警隊全體警員到警察庁待命.......”

“在此期間,冇收所有人的通訊設備,不得與外界通話!”

金成虎斂容屏氣:“好的李檢察官,我這就回去集合隊員!”

“金隊長,不是我不信任你,事關重大,你在這裡打電話回去,讓副隊長帶著他們到警察庁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瘋了吧,你管這叫檢察官更新,第209章 東瀛人瘋了 召集釜山特警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